是名现生超度,世尊如此赞叹迦叶尊者

图片 3

佛教中的“超度”是指为救度亡灵,使其超脱苦难,请僧尼为亡者诵经拜忏,谓之超度。诵经等使鬼魂脱离苦难。

图片 1

一时,佛在舍卫城。一日迦叶尊者(Kassapa
Thera)从寂静的闭关处回到久别的世尊身边。时世尊正为数百眷属传授妙法,眷属们见迦叶尊者须发皆长,衣衫褴褛,心生不悦,觉得他很不如法。世尊悉知眷属们各自的心念,心想:我涅槃后,佛法全靠迦叶弘扬,他本已精通三藏,具足种种功德,是人天诸众所应恭敬赞叹的大德,若常受众比丘轻蔑实不应理,我今应在众人前宣扬其共与不共之功德。

一般人却把超度两字,仅拿来当做超度亡灵之说,这种言说不很正确,超度的实际意义是超越生死,共度涅槃彼岸,是名超度也。超度的对象有三点立场,何等为三?

自然的给予不需要以金钱去交换

佛告众眷属曰:“你们不要轻蔑迦叶尊者,我涅槃后教法全由他来弘扬。”复告迦叶尊者:“迦叶过来,和我同坐一座。”众眷属顿生稀有之感,相信迦叶尊者一定有不可思议的功德。迦叶尊者来到佛前,右膝着地,合掌顶礼,禀白世尊:“释迦世尊,您是我的本师,您是我的善逝,我是您的声闻【此时,迦叶尊者已得戒体,此是旧仪规中的承诺得戒体】。”

一、现生中能令迷妄者,邪见者,导归正见(梵语samyag-drsti),由思想上的矫正,破迷启悟,是名超度,是思想上的超度。

但它需要一份爱心,一份珍惜

世尊对众眷属宣说迦叶尊者的功德:“譬如我于一日、二日、三日乃至七日之间可以住于第一禅定,迦叶也可以如我一样,乃至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的境界,凡我所能得,迦叶同样能如是;复又如四无念、四无色界等我所有的境界,迦叶全部具足,我之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变诸如大变小、一变多、水不能溺、火不能烧、住于虚空等,迦叶也同样具足【以上种种境界,《百业经》藏文版本中有详细讲述】。”闻世尊对迦叶尊者如此赞叹,众眷属自然生起很大的信心。

二、现生中能依正见而起修,因修而证悟,得入涅盘,因而解脱生死,远离六道轮回,是名现生超度。

千万年来,大自然无偿地哺育着人类

图片 2

三、死亡后,眷属以虔诚之心,邀请出家师父为亡者开示、念佛、诵经,做佛事等等,普令亡灵得以往生净土,是名善后超度。

在它的血肉被不断地榨取后

迦叶尊者受到众人恭敬,世尊复对众眷属广作授记。时诸比丘赞曰:“世尊如此赞叹迦叶尊者,人、天诸众也生起极大恭敬心。稀有!奇哉!”

佛虽有不可思议广大神通,但众生造业亦不可思议,所谓:神通不能敌过业力,业力能障圣道,业力如枭雄,具足千奇百态,难调难伏。

它也需要爱护,需要休养生息

佛闻此言告诸比丘:“不仅是现在,以前我也在众人前赞叹他,他因此而得到众人恭敬。印度鹿野苑曾有位梵施国王,在位期间举国安泰,无诤、无仇、无盗、无灾,政通人和,五谷丰登,君慈臣贤,庶民忠君,梵施国王如理如法地把整个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宫内有五百王妃,但国王一直没有太子,祈祷了所有的天尊仍无济于事。时国王手下有五百骄傲自满、恃势放逸、性格恶劣的大臣,只有胜藏大臣具足智慧、人格稳重、心地慈善、深谋远虑而又谨慎周到。

自作自受的果报,欲超度上升乃至减轻其业报,确实不易,超度成就必须有超度成就的条件,譬如:超度者必须具足高超圆满的德性,以虔诚之心而为亡者超度,那么亡者亦须具足背尘合觉之念,肯忏悔发露罪愆,一心一意禀持着断恶向善的意志,有浪子回头之悲切,若能如此相应,才有超度上升与减轻罪业的机缘。

人类之所以为万物之灵,是因为有一颗不同于动物的心。我们的烦恼和痛苦,是来自心的感觉;我们的快乐和幸福,也是来自心的感觉。所以,我们要充分认识到心灵的作用,正是它,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世界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生态环保能否见效,关键就在于我们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自然。

梵施国王与黎宏国王之间产生矛盾,梵施国王认为如果派胜藏大臣住在黎宏国家,定能化解两国之间的矛盾以免战患。梵施国王把想法告诉胜藏大臣,彼欣然领命前往黎宏国。以胜藏大臣的智慧使两国之间的关系日渐融洽。梵施国王年岁渐高,他的一个王妃终于生下一个很庄严的孩子,宫廷上下为小太子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各种上好饮食精心喂养。

若超度者具足圆满的德行,同时很悲切的为亡者超度,但是亡者不肯忏悔发露罪业,亦然背觉合尘,毫无浪子回头的意念,若如此的超度,唯恐甚难,因为超度必须有超度的条件,因缘具足,方能构成超度的事实。

1、感恩心

太子刚会行走时,梵施国王虑及自己已经是年迈体衰,将不久于人世,太子尚且年幼,无力执掌国政,恐其他大臣心机不良谋害太子篡夺王位,便自然而然地想把自己爱重的胜藏大臣请回来接替王位,相信他会很好地保护小太子,国家人民也不会遭受违缘。毕竟他现在身为大臣,要想让他继承王位,一定要当众赞叹他的一切能力才干等,以免众人不服。

关于超度的公案

人类总是不停地追逐,却不懂得对已经拥有的一切心怀感恩。我们能拥有明亮的眼睛就是财富,因为对于那些盲人来说,绚丽多姿的彩色世界是不存在的;我们能拥有清晰的听觉也是财富,因为对于那些聋人来说,悦耳动听的音声世界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要感恩父母给予我们健全的色身,仅仅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富有和幸运的。

决定后梵施国王特派专使迎请胜藏大臣回宫商议大事。胜藏大臣从命返回鹿野苑,梵施国王率宫内大小重臣乘象骑马在装饰一新之城市内外的道路两旁列队迎接,场面非常隆重。君臣二人久别重逢,悲喜交集,然后共乘一大象,共享盛宴,共一碟食。宴会将毕,国王慎重告诉胜藏大臣:‘爱卿,我年事已高,太子尚幼,朕驾崩后,一切国事均交付于您,请好好保护小太子!’胜藏大臣答应下来。

有这样一个公案:佛陀住世时,有一天,有位在家弟子痛苦的前来请示佛陀说:“慈悲的佛陀啊!我每日学佛、念经、祈求,为什么我做生意都失败?家内不安,痛苦连连,甚至连衣食都成问题。到底我前世造了什么恶业,今生受此果报?佛啊!请救我”。‘’

同样,我们要感恩大自然的馈赠。假如有一天,太阳不再如期而至,地球就会陷入黑暗;假如有一天,江河不再提供水源,人间就会成为废墟;假如有一天,空气不再充盈天地,世界就会令人窒息。我们享受着阳光和空气,却不必为此付出任何费用。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免费享受,习惯到熟视无睹的地步。滴水之恩,尚要涌泉相报,我们从自然中得到的,又岂止是滴水之恩?如果说我们有享受自然的权利,那么,我们同样有保护自然的义务。不仅是为了使用自然而珍惜它,更是为了表达一份感恩的心。

不久国王因病医治无效驾崩,胜藏大臣召集所有大臣宣布:‘各位大臣,现在国王已驾崩,太子尚幼,以后,应由太子继承王位、统领天下,我们现在要好好保护太子。’因国王曾亲赞其功德,故众人很信服于他。诸比丘,你们是如何想的?当时的胜藏大臣即今世之迦叶尊者,梵施国王即今现证菩提的我,往昔我也曾在众臣前赞叹过他,今亦如是。”诸比丘闻言,欢喜信受,作礼而去。

佛陀听了之后,慈悲的以禅定观察此人前世,发现他的前世,是生在婆罗门富贵家,因为家族不再为祖先做超渡了,以致他的祖先在六道中受苦。于是,佛陀化身长者,来到婆罗门家化缘,婆罗门很高兴的请佛陀入内供养。佛陀问他们是否有为祖先超度?婆罗门说:“我们为祖先超度了三十年,相信他们都已投胎,应该不用再超度吧!”

佛陀告诉我们,世界会经历成住坏空的过程;天文学家也告诉我们,地球会有毁灭的一天。按照正常的发展规律,这一天的到来还非常遥远,其最终结果也不是人类所能左右的,但我们的行为却能加快或减缓它毁灭的速度。尤其在今天,被现代科技武装起来的人类,破坏力已远远超过了从前。在人类生活的早期,祖先们也砍伐过森林,也捕杀过动物,但这些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尚不足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与自然的丰富蕴藏相比,也还是微不足道的。或许正是自然的宽容,将人类纵容到今天这种忘恩负义的地步。但自然不会永远沉默,事实上,频频发生的自然灾难,正是它向人类发出的一次又一次警报。如果我们还不能反省,而是继续随心所欲地生活,无疑是在加速自己的灭亡。工业时代到来之时,人类为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而欢呼,如果我们知道自己搭上的只是奔向末日的列车,还会要求它快一些、再快一些吗?

敬摘录于《百业经》

佛陀开示说:“超度祖先是不能中断的,每年还是要请出家众为他们做超度及布施,即使他们都已转世,投生各道,都能因你的超度获得利益;相对的你们现世者也能得到事业顺利、阖家平安。”婆罗门听完佛陀的开示后,请出家众为祖先做供养、超度。不久之后,转世的婆罗门者,因获得前世家人的功德利益,因此生意兴隆,家内祥和,身体健康。

大自然不仅为我们提供了赖以生存的物质,更以它的宁静祥和滋润着我们的心灵。世上还有什么比大自然所展现的美更加丰富吗?还有什么比大自然所带来的享受更令人心旷神怡吗?遗憾的是,现代人似乎已经忽略了自然的存在。我们每天想的只是金钱、事业,想到的只是复杂的人际关系,喧闹的声色刺激。我们没有闲暇去欣赏田园风光,没有心情去感受鸟语花香。电力使城市彻夜灯火通明,却使皎洁的月光变得暗淡,我们已很难理解古人对于明月的眷恋,也不再对它带来的清凉心怀感恩。当诗情画意从生活中悄悄溜走时,我们越来越浮躁的心又靠什么去滋润呢?

图片 3

从钢筋水泥的建筑中走向郊外吧,在自然的怀抱中放松身心,体会一下清风带来的慰藉,泥土带来的芬芳。只有当我们真正懂得享受自然的时候,才会由衷感激它的给予,才会珍惜它的一草一木。而不是去污染江河,那是自然的血脉;不是去破坏植被,那是自然的毛发;也不是去掠夺矿藏,那是自然的骨骼。如果说自然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那么它不仅属于今天的我们,也属于我们的后代。我们是继承者,但决不是唯一的继承者。

“超度亡灵”对去世的人真的有帮助吗?

2、尊重心

说到超度亡灵,先要说明亡灵的性质。人死之后的生命主体,称为亡灵。民间一般的观念,认为人死之后即是鬼,而且永远做鬼;在佛教中,决不接受如此的观念,否则,就谈不上超度两字了。

佛教认为我执是人类一切烦恼的根源,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我执,我们才认为一切都要为我所用。这种错误的认识,不仅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也导致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冲突。因为我执不仅为我们带来了烦恼,也带来了暴力和毁灭。我们只有正确认识人与自然的关系,尊重自然的发展规律,才能与自然和平相处。所以说,生态文明就是建立在人与自然的平等关系之上。

佛教看凡界的众生,共分为天、人、神、鬼、傍生(牛马乃至蚊蚁等动物)、地狱等六大类,在此六类之中生来死去,又死去生来,称为六道轮回。所以,人死之后,仅有六分之一的可能成为鬼。

自然有它既定的运转程序,一年四季,播种有时,收获有时;世间万物,出生有时,消亡有时。与自然的存在相比,人类的历史是极其短暂的。但自我中心主义的盛行,却使人类妄想成为自然的操纵者。我们随意地开发自然,试图将地球改造为一个巨大的施工现场,除了制造一个人为的机械世界,我们能制造出崇山峻岭,制造出江河湖海吗?我们可以种植草坪,但能够种植出草原吗?我们可以发电,但能够与太阳提供的能量相比吗?

佛教使人超出并度脱了这六道轮回的生死之外即称为超度。

我们还根据自我需求来决定动植物的命运,尽管现在已经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但被保护的也只是珍稀的野生动物而已,与此同时,每天又在屠杀多少家禽?我们何尝考虑过动物的生存权利?在现代化的饲养场,家禽从生到死都被固定在牢笼似的方寸之地,吞吃含有激素的饲料,只是为了让它们尽快走上人类的餐桌,结果是让人类间接吞吃那些合成饲料。为了粮食丰收,我们大量制造并使用杀虫剂,且不说由此造下的杀业,我们最后又得到了什么?粮食似乎多了,但都是被农药污染过的慢性毒药,结果是我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每天服毒。随着医学研究的深入,我们研制出越来越多的抗生素,但人类并没有在和细菌的对抗中远离疾病,事实上,新的耐药菌不断出现,无休止地与人类展开竞赛。

但是,凡夫在死后,除了罪大恶极的人,立即下地狱,善功极多的人,立即生天界而外,一般的人,并不能够立即转生。未转生的亡灵,却不就是鬼,那在佛教称为“中有身”或名“中阴身”,即是在死后至转生过程间的一种身体,这个中阴身,往往就被一般人误称为鬼魂,其实它是一种附着于微少气体而存在的灵质,并不是鬼魂。

我们以为,有了科技的武装,就可以随意地改造自然,就可以创造出一整套崭新的发展规律。当我们陶醉于舒适的生活环境时,可曾想到,安乐只是暂时的,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如果我们不能尊重自然的规律,不能顺应自然的法则,最终只能将人类和自然共同推向不断毁灭的恶性循环之中。

中阴身的时间,通常是四十九日,在这阶段之中,等待转生机缘的成熟。所以,人死之后的七个七期之中,亲友们为他做佛事,有很大的效用。若以亡者在生时最心爱的财物,供施佛教,救济贫病,并且称说这是为了某某亡者超生而做的功德,亡者即可因此而投生更好的去处。所以佛教主张超度亡灵,最好是在七七期中。如果过了七期之后,再做佛事,当然还是有用,但那只能增加他的福分,却不能改变他已生的类别了。

3、爱心

假如一个人在生作恶很多,注定来生要做牛或做猪,当他死后的七七期中,若有亲友为他大做佛事,并使他在中阴身的阶段听到了出家人诵经,因此而知道了一些佛法的道理,当下悔过,立意向善,他就可能免去做牛做猪而重生为人了;如果当他已经生于牛群猪栏之后,再为他做佛事,那只能改善这条牛或这头猪的生活环境,使之食料富足,不事劳作,乃至免除一刀之苦,被人放生;如已生在人间,便能使他身体健康,亲友爱护,事业顺利;如已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也能使他莲位的品级升高,早日成佛。

我们懂得爱他人,才有资格接受他人的爱,也才有因缘得到他人的爱。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有父母和兄妹的爱,有妻儿和朋友的爱。如果我们不懂得珍惜这份爱,不给予相应的回馈,这份爱就会像无源之水般逐渐枯竭。

超度常识问答:

我们和自然的关系也是同样。大自然对人类的爱,似乎没有任何条件,又似乎无穷无尽。但如果我们对世界缺乏爱心,不去创造爱的因缘,我们拥有的一切很快就会结束。是的,自然的给予不需要我们用金钱去交换,但它需要一份爱心,一份珍惜。在人类出现之前,地球是富饶的,是绿色的。千万年来,大自然无偿地哺育着人类。但它也是有血有肉的,在它的血肉被不断地榨取后,它也需要爱护,需要休养生息。

问:念经何以能超度饿鬼。

让我们停止那些釜底抽薪式的掠夺吧!让我们用行动来保护自然,用爱心来慢慢抚平自然的伤口。我们爱护河流,江河才会流淌清洁的水源;我们爱护植物,大地才会成为美丽的花园;我们爱护动物,动物才会成为人类的朋友。

答:仗念经力,感发饿鬼善根,宿昔罪障今悉消灭,故得超度。

在今天,地球上的物种已越来越少,不仅如此,它们还在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如果我们不停止盲目的破坏,不对此加以保护,终有一天,会成为地球上的孤家寡人。当一切生物的末日来临时,人类的末日还会远吗?佛教所提倡的不杀生,正是基于对一切有情的慈悲。现代社会提倡人权,但佛教在两千多年前就提出了“众生权”。慈是给予众生安乐,悲是拔除众生痛苦。如果我们能以这样的慈悲之心对待一切众生,不仅要杜绝杀生的行为,更要积极地放生,护生。如果我们对动物都能付出爱心,自然就能对人类付出爱心,也就能为社会带来“我爱人人,人人爱我”的和乐景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慈与悲,就是爱心的升华,是对自然最有力的保护措施,也是实现人间净土的力量。

问:仗念经力感发饿鬼善根,敢问饿鬼何能解悟经义。

——文章摘自济群法师《生命的回归》

答:六道众生咸有佛性。经义是称性之言,但得外障稍除,自能了解。饿鬼但贪业重报,并非过于愚痴,安得不悟,况饿鬼宿世或曾种善根,仗此念经因缘,熏培功至,自然发芽,人道众生有骤闻佛法而即笃信者,亦有多闻而不能领悟者。勿以饿鬼而轻之。

问:超度亡魂是否必属之沙门,或吾辈居士亦能自为之而收善果。鄙意以为沙门僧众戒行高者固然不少,惟为人诵忏之流,每多奉行故事,反不若吾辈居士自为之之为愈也。尊意以为何如。又居士若为亲眷超度亡魂,应以持诵何经为上。

答:超度本不论缁素,皆可为之。但能至诚礼诵,不拘何经均有功德。

问:作恶之人,死后定必随其行为轻重以为罪责,如其过失生出无心罪过,或有前生宿业,将用何法超度令得解脱。

答:无心过失不为罪过,前生宿业与现业无异。死后超度,宜依地藏经,将其遗资作福供养三宝,最为有力。如其业轻,得速解脱也。

问:家严外出十年,终无音信,风闻于乱军中退却去世,寻葬无着,念何经可超度。为人子者,应如何以尽孝思。

答:当念地藏经及供养地藏菩萨。称地藏名,可以得见,可以超度。再念弥陀佛名回向,愿父往生西方佛国,则更善矣。

问:如亡者生时未闻佛法,超度时是否先礼忏后念佛。

答:只用念佛超度亦可。经云,至心称名一声,可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故念佛即是忏悔也。

问:平常不信佛之人,及未闻佛法之人,死后随业受报,代彼作福念佛回向,能往生净土否。

答:死后甚难。未死时令知佛法,劝令念佛,方可希冀。否则但能令生人天耳。

问:世间之人,往往延僧道诵经拜忏为祖先修冥福,倘祖先已投生阳世,未知亦有益否。

答:世间之人,生时善恶杂行,死后未必即能投生,所以子孙孝顺,延僧道诵经礼忏以荐悼之。即祖先已生阳世,其功亦不唐捐。

问:为子孙者,为其过去已久之祖先做功德,倘其祖先已经投胎,谅不得享受功德耶。欲度往生,更不可得乎。

答:祖先已经投生,亦能令彼现在得益如幸福等。欲度往生,亦非不可得,但较难耳。

问:荐拔先灵,超度孤魂,能否可以完全获得。

答:不能。据地藏本愿经说,亡者获七分之一,其六分仍归作福者得之。

问:地藏菩萨本愿经说,父母亡者,子女作功德,七分得一分,本人得六分。何以功德不能均得。

答:此指普通凡夫之愿,因非出悲愿。但是爱情所感,故力弱也。然功德系自发心作,功必有归,故已得反多也。

问:父母寿终,或请僧诵经,或印送经书,或施贫人,何者为宜。

答:以诵经送经为宜。

问:大藏中虽无阴间寄库之说,而还魂之人与附人之鬼,则均谓经佛可作钱用。何也。

答:藏中虽无此话,须信佛法功德如摩尼雨物,能满乞者所求。此等还魂人附人鬼,生前信有用之心,冥间感有用之物。万法唯心,即此可证。足见信之力用大矣哉。

问:敝乡有一般念佛人,偏要依世俗还受生,破血湖,诵藏经寄库等事。此种世俗之见,对于佛化有无裨益。

答:易生邪见,何裨之有。

问:亲友多劝为亡者还受生礼梁皇以超度,鄙见以为无益,然亦不敢臆断。又焚烧库屋锭箔,尤不明其所以然。恳求指示。

答:还受生虽非正法,然诵金刚等经以资回向,不为无益。梁皇则忏悔以灭罪,今亡者速生善道,即所谓超度,非无益也。焚库箔事,全是中国古礼送死者用明器之变相,与佛法无关。

问:焚化冥财冥衣等,内无罕见。末学愚想,当作祭之以礼解之。若谓鬼神实可受用者,恐无是理。盖鬼神之感果与人道不同,则鬼神自有鬼神所报之依正,不必待人给也。是否。

答:鬼系饿鬼道,以乏少资具为苦,故若诚心施化,鬼得受用,如仗佛法之力,更增效果,勿谓无理。但不必用同人用者而暴殄之耳。

问:纸钱纸屋及一切冥具,焚化之后,亡人确能受益否。是否佛家之事。

答:亡人如固在鬼趣,当可得益,但非佛家事也。

问:焚化纸箔本非佛家仪式,贵刊解答已非一处,然世界佛教居士林乃佛教之指导机关,何不为首提倡免用,以免知识界误谤佛法为迷信耶。

答:焚化纸箔虽非佛家仪式,但亦我国古代用明器相沿的旧俗。其意不外由孝慈而发,大体无伤,不妨从俗也。

问:先天道家追荐亡人,尝用往生钱。窃以往生咒固当然矣。然咒版依钱形,又名往生钱,岂非以往生咒当钱乎。可乎不可。

答:此系用锡箔之改良方便。按之正法,固不可作钱形也。

问:吾人每至清明等节,必须设祭焚箔以敬祖宗而表孝意,但祖宗是否能来受惠,不得而知,结果仍是子孙受用,以宝贵之钱,作无为之举,岂不可惜。然不如此不足以表孝敬之意,当用何法,则两美兼施。

答:既足以表孝敬,不得谓为无为。但佛法则菜宜断肉,箔不必多,而诵威德自在咒以加持之,用观想法,今化少为多化劣为美可也。

问:有谓写经焚化可资冥福,故各处有朱书经出售。又有人谓焚之有过,不知孰是。

答:大乘十法行,有书写经典一事,原为赠与供养诵读等作功德也。焚化利冥,起于乩坛鬼神之教,应非佛法。试以其他利冥事例之,如纸箔纸屋涂车刍灵之类,皆用假像而不用真物。今若以经利冥,亦但用空白纸标一经题,藉行者念诵之力,为之回向足矣。若真写经而焚毁之,不亦慎乎。今世俗所用佛码,其中亦有释迦如来无量寿佛等像,供毕送佛均焚去。无怪经典亦欲焚之矣。然此岂佛法所许哉。

问:有一般人取朱砂书写各种经咒,焚于新灵,欲藉此荐度亡者,是否有效。

答:违经有罪,不宜效尤。如欲度亡,但口诵心维,回向功德可也。

问:如何可救过世之祖父母外祖父母升西方极乐国。

答:恳切念阿弥陀佛名号及往生咒,发愿回向求先祖往生可也。

问:先王父所遗房屋一所,大且美丽,只因当年有婢自缢之后,人皆不敢住。未知有何法可除之使安。敬求法施。

答:请僧虔念佛七,每日放蒙山施食,最后夜放焰口施食一堂。如缢者未生他趣者,经此一番功德,定得超生矣。

问:敝处无和尚,念佛人父母殁后,请道士收敛,有碍佛教否。

答:不宜。可以自己人或亲友照常灵前念佛数天。

问:殁后七七日诵经念佛,助亡者往生,七七圆满,能往生否。不知诵何经功德最大,或念佛诵阿弥陀经,可否。念佛功效大,抑诵经功效大。乞指示。

答:只要念佛兼念弥陀经可也。得生与否,全在念者之恳切与否耳。念者均须作弥陀佛放光接引亡者之想。

问:道长答某居士问,以居士不宜放蒙山。晚学深为迟疑。蒙山施食,原为普济孤幽,居士同属佛子,焉得非宜。乞解释。

答:蒙山施食法,原系密宗师所辑,与焰口无异,均以沙门作主座为宜。其中有三昧耶戒真言,须受过三昧耶戒者可持。普济固宜行,但自修未成,安能利他。不宜者,就实际言之也。

问:我乡居士多为人念经拜忏,此系僧众缺乏不敷应酬所致。然无道心者不足论。有道心者,妨碍正行否。

答:真有道心者,并不妨碍正行。但须规定地点时间,不可计较供资,方足以表示真以佛法利人,而不蹈俗僧应赴习气耳。

广东省佛教协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