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的感情,当顶生王拥有整座王宫积到膝盖的宝物后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的祇树给孤独园。尊者阿难在一次的禅思中,体悟到:世间人的欲望是很少能满足的,也很少有人带着对欲望厌患之心而去世。能知足,能对欲望厌患而去世的人,那是太难得了。傍晚,尊者阿难结束禅修后,就去礼见佛陀,将他在禅思中的体悟,向佛陀报告。

据传,当年东方朔施法令武帝与亡去的李夫人相见,就是借助于返魂香的功劳。

图片 4

佛陀告诉尊者阿难说:“是啊!是啊!正是这样。阿难!过去,有一位名叫‘顶生’的聪明转轮王,他拥有大军,也拥有轮宝、象宝、马宝、宝物、女宝、居士宝、主兵臣宝等七宝,又有着上千位勇猛的儿子,自在地统治着一大片延伸到大海的广大领土,而且懂得以王政而不以武力酷罚治国,百姓生活得十分富裕安乐。

图片 5

阿难!过了很久,有一天,顶生王心想:我目前拥有阎浮洲这片广大的领土,人民众多而且富裕,也有七宝与千子,我还想要整个王宫有积到膝盖的宝物财富。

图片 4

时间,是世上最无情的东西,再深的感情,恩义,情愫,都会因天涯远隔岁月流失而渐渐淡去。这不是世事炎凉,也不是人情淡薄,而是因彼此的喜怒哀乐不能共享,岁月之风和时光之手淡化了心中的你我。所以请记住,

当顶生王拥有整座王宫积到膝盖的宝物后,过了很久,有一天,他又想要统领西方另一片叫瞿陀尼洲的富裕地方。

再熟的路若不行走也会陌生,再深的情如不呵护也会如烟而逝。缘起缘灭,世事皆无常!

当顶生王统领了西方瞿陀尼洲后,过了很久,有一天,他又想要统领东方另一片叫弗婆鞞陀提洲的富裕地方。

“一炷返魂香,径通三界路。惟愿大慈悲,宣扬秘密语。拔度亡灵,出离地狱三途苦。”

不要奢望别人给你安全感,你要明白,不是每一份感情都是可以恒久不变的,不要对自己感到失望,更不要失去爱的能力,即使真的无人陪伴。也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有一天你会明白,安全感这个东西,如果心里本身就缺失,那么任何人都无法给予。

当顶生王统领了东方弗婆鞞陀提洲后,过了很久,有一天,他又想要统领北方另一片叫郁单曰洲的富裕地方。

这是道教超度亡灵时所用的“返魂香”韵。在济炼亡灵的法台上,高功起韵后,会掐诀持香,用令牌于香上书“救苦讳”,通过天尊法力对该香进行加持,以便亡魂受香烟引导齐聚法台同享法食。

别怕孤独,孤独会让你强大,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当顶生王统领了北方另一片叫郁单曰洲后,过了很久,有一天,他又想:传说天界有一个叫三十三天的地方,现在,我已统领了人间的四大洲,我想要到三十三天去看看。

返魂香,顾名思义是让亡魂随香而返回来与亲人相聚的意思,其不只是指道教法台上加持过的香,在现实生活中也真实有其物。

图片 7

顶生王以神通力到了三十三天,见识到那里殊胜的环境。随后,顶生王进入了三十三天的集会堂。三十三天的领袖『天帝释』,尊重他是一位有威德的转轮王,连忙起来礼让他半座,让顶生王坐在他的旁边。此时,顶生王的外貌,除了眼睛之外,变得和天帝释完全一样。

图片 8

图片 4

过了很久,顶生王心想:我有七宝、千子、宝物,统治着人间的四大洲,现在来到三十三天,又得到天帝释的半座,而且,除了眼睛外,我的外貌也和天帝释一样殊胜,我何不将天帝释赶走,夺取另外的半座,这样一来,我就成了天上人间自由自在的统治者了。

图片 4

阿难!当顶生王这样想时,不知不觉地掉回原来人间的阎浮洲,失去了上三十三天的神通力,而且还得了重病。

人生应当看清,看透,不说破。

临死前,有大臣来问:‘大王!如果有人来问我,顶生王临终时交代了些什么,我该怎么回答?’

传为东方朔所作的《十洲记》中曾记载:“返魂香,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尸在地,闻气乃活。”

看清需要智慧,看透需要阅历,不说破则需要一种胸襟。有这种胸襟的人,精神世界一定是丰富的、安详的。一个人,倘若能通过自己的体悟,看清这个世界;并且能够通过自己的细致拿捏,将事物看破而不说破,他的人生,定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此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你应该这样答:顶生王得到了阎浮洲,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有了七宝,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有了千子,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有了大量的宝物,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得到了瞿陀尼洲,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得到了弗婆鞞陀提洲,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得到了郁单曰洲,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能见识到诸天集会,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顶生王具足五欲享乐,还感到不满足而去世。如果有人问,你就这样回答好了。’”

返魂香的制作,主要取材于返魂树,另外添加进去很多种药材,香燃后气味扑鼻。

修行是完善自己,宽容别人。人生,因为有残缺,所以修行。真正修行的人,从不会去看别人的过失与缺点。盯着别人的过失与缺点不放,就是自己的一个缺点。人生的痛苦,一部分在于自己的缺憾,一部分在于看不惯别人。修行,就是借完善自己增加幸福;借宽容别人淡化痛苦。

接着,佛陀说:

宋代陆佃作训诂书《埤雅》中记载,聚窟州有一座人鸟山,山中生有许多状似枫树的大树,其花散出来的香气可飘至几百里外。此树名叫返魂树,敲击后可发出如群牛吼叫一般的声响,听者莫不心惊神摇。

人生如棋,有进就有退,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遵循简单才不会累,秉承宽容才不会气;学会忘记才不会愁,知道惧怕才不会危;甘于示弱才不会伤,保持低调才不会亏。

“即使珍宝如雨般的下,欲望仍然无法满足;

砍此树的根心放到玉釜中煎熬出汁液,再用文火熬成黑粒状,搓成香丸,名叫惊精香,又名返生香,同时还有震檀香、人鸟精、却死香和震灵香等不同称呼。传说,死人闻到香气后就能复活。

没有过不去的事,只有过不去的心情。人最难控制的,不是别人,是自己。

欲只带来苦而没有乐,有智慧者当如是知。

《汉武内传》载:“凡有疫死者,烧豆许熏之再活,故名返魂香。”

图片 11

即使得到无量的黄金,犹如大雪山一般高;

“生态”盖指生命体与其环境的有机联系。生态伦理就是人们对生命存在与生态环境关系的道德观念、基本规范和道德实践。20世纪以来,随着人类对环境危机的广泛体认,生态意识猛然走出专业圈囿,置身公众舞台,被赋予影响人类环境实践,维护全球生态平衡的重任,成为世界显学。道教不是生态学,但其生态伦理精神因其独有的特色而为其他学说和宗教不可替代,否则就不可能衰而复兴,流传至今,影响深远。在伦理认识上,道教以其重视生命的喜乐、宁静、恬淡、朴素和心灵的充实与扩展为特色,关注自我与自然的协调,以人为本,内容简而深、博而约,具有无穷的趣味;在伦理实践上,道教致力于体玄修道,韬光养晦,淡泊名利,求得生命在情感、行为、自然、人伦与文化的互动中长存长立,因此它在对自然生态和人的关系的认识上,表现出开发生命活力的自觉能动性、与自然对象的同一性以及伦理认识的整体系统性。用道教的话来说,就是“自然之道不可违”
1
、“顺乎自然之道”。此自然所指是事物本质之自然、人生之自然、社会之自然。参悟事物、人生和社会之本质,求得生命与本性应有的风格、态度和气象,就是道教伦理追求的目标与精神支柱。

图片 4

也不能一一得到满足,有智慧者当如是想。

道教生态伦理精神体现在它的精致深刻的内容和吸引世人的内涵中,蕴涵在使它延续、发展久远的生命力中。具体而言,道教生态伦理精神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

即使有天的殊胜五欲,也不以这五欲为乐;

一是万物一体的精神。道教所崇拜的最高对象是“道”。道教的宗旨是长生不死,得道成仙。所谓得道,就是通过修炼与大道一体化,因此,道教在中国诸多宗教中是最注重现实生命的宗教。在它看来,世间万物是一体的,自然万物的存在有其合理性,人是天地万物的一部分,应当以生为乐,重生恶死,使生命不断升华。人类也要以平等意识尊重自然万物的存在与个性。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提出:“天地中和同心,共生万物”
2
,认为理想的太平世界是人与各个层次的自然事物和谐相处、共生共荣的世界。在道教思想家葛洪那里,万物一体的平等意识也非常明确和丰富,他认为人通过修炼可以实现“长生久视”、“肉体成仙”的理想,这个理想也就是与自然齐一或万物一体的境界。道教还有“生道合一,重人贵生”思想,老子指出,道是宇宙的本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天地万物,物我一也。”这表明道教注重从宇宙的高度来认识和把握人类的意愿。万物一体的生态伦理精神告诉人们,与自然要和谐相处,营造和谐共生的生态文明的社会。

人心是相互的,你让别人一步,别人才会敬你一尺。

这样断贪不着欲的人,是圆满觉者的弟子。”

二是生而不有的精神。与万物一体的精神相关联,道教认为人生最高的境界和准则是产生万物而不占有万物的道德。道教认为,人的肉体修炼、精神完满的最高境界是“道”。“道”是如何产生的呢?葛洪提出:“道起于一,其贵无偶,各居一处,以象天、地、人,故曰三一也。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人得一以生,神得一以灵。”
3
并且自认为这是对老子智慧大道的发挥。老子曾指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自然的要义是:“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由之,只有“道法自然”才符合道德的思想。高尚的道德在于繁生万物而不据为己有,帮助万物而不自恃有功,引导万物而不宰制它们。唐代道教学者、医学家孙思邈就是这种精神的实践者,他的医学理论以天人一体、生而不有说为基础,谓“天有四时五行”,“人有四支五藏”,“阳用其形,阴用其精,天人之所同也”,“良医导之以药石,救之以针剂,圣人和之以至德,辅之以人事,故形体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灾。”
4
孙思邈本人“学殚数术,高谈正一”,不仅医术精湛,而且品德高尚。道教的这种生而不有的精神具有相当的实践性和普世意义这种实践性和普世意义,提出了世间事物持续平衡发展的观念,揭示出人类要顺应自然,效法自然法则,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才能得心应手,取得成果;如果强行索取,则会适得其反,破坏和谐,不能达到很高的境界。

人心如路,越计较,越窄;越宽容,越宽。不与君子计较,他会加倍奉还;不与小人计较,他会拿你无招。宽容,貌似是让别人,实际是给自己的心开拓道路。不计较了,想通了,心里就敞亮了。宽容,给心多一些氧气,生活才鲜得起来。

反思:

三是曲成万物的精神。在道教以前,《周易传》有言:“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天地交泰后以财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这里指出天道与地道是相对峙而又相协调的,其协调是由人来作中介的。老子将人提到重要的地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既然“人亦大”,那么人就不是仅依附于自然,受制于自然,而要驾驭自然规律。因为人要依靠自然而生存,要与自然进行物质交换。道教于此进而提出:人要三思而行,审时度势,求仙问道而不强作妄为;如果反其道而“妄作”,势必败坏心性,甚至危害人类自身。道教的修习者认为人与宇宙万物是互相感应的,感应的基础在于人和万物都有灵性,人与物资讯相通。宇宙演化不停,生生不息,人作为宇宙共同体中的一员,应该以促进整个宇宙更加和谐完美为目标,而不应该以毁灭各种自然物的行为来扼杀宇宙的生机。因此,道教不仅给人以一种思想信仰,以安身立命或将注意力放在教义教规的完善和遵守上,求得祭祀、祈祷的肃穆和虔诚,而且将信仰或教义教规具体化为各种道功、道术,进而形成操作体系,引导众信徒去实践力行。可以说,道教是重视道、术、行的宗教,既重视“道”的提升,又积极提倡功法和炼养术。真正的道徒对道教真谛的切实掌握,在于不仅要懂得它的基本宗旨,或具备其虔诚的信仰,还要作道术的训练,努力积累道功,日进无疆,不断深化和纯正信仰。这样,就充分强调了人类活动的主体能动性,以及人与自然的适应性。人作为天地的中介与协调者,既要顺应自然,又要制约自然变化,加以引导,以曲成万物。

美好的东西数不过来,我们总希望得到尽可能多的东西。

人为什么会不知足?怎样对治不知足的毛病呢?顶生王临终之言,其言也善,道出自己不知足的反省。不知足的人何其多啊,不要像顶生王那样等到临死之际才反省自己啊!

四是合而不同的精神。道教合而不同的精神是与传统伦理学中的“和合”精神相承接的。道教《太平经》提出:“中和者,主调万物者也”,认为自然界与人间社会各层次的事物,皆包含阴、阳、和三种基本要素,合而构成一物,故名三名同心。“元气有三名:太阳、太阴、中和。形体有三名:天、地、人。天有三名:日、月、星,北极为中也。地有三名为:山、川、平土。人有三名:父、母、子。治有三名:君、臣、民。”
5
三名同心就是理想的太平世界。阴阳之道体现天意,所以人要顺应阴阳之理,从各个方面保持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和顺,才能消灾去异,致力世界太平。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道教在信仰系统、丹术符箓、仪式规范中发展了和合的思想。合而不同的生态智慧,帮助人们认识到世间万物多样性存在的意义。保护了事物的多样性,就有可能达到可持续发展。

其实即使拥有整个世界,我们一天也只能吃三餐,一次也只能睡一张床。欲望太多反而会成为累赘,欲望越小,人生就越富足,贪婪,是最真实的贫穷。

教遵天台 行归净土

五是循环再生的精神。在关于如何有效地利用自然方面,传统的中国人确立了“大”和“久”的目标,并认为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人要有中正的德性,效法天地,用制度节制人的无穷欲望,不造成对自然与人类的伤害。《周易》指出了两个途径,其一是“九二贞吉,以中也。”其二是“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天下,不伤财,不害民。”道教也发展了类似的思想,强调对生命以及生命存在条件的确认是圣人之智、圣人之德,是圣人之业,人的理想的生活世界是一个物我同一的美好社会,认为在那样的社会里,生命可以循环连续、周流罔停、生生不息。早期道教认为古之得仙者,或身生羽翼,变化飞行,卓然特立于一般人的本性之外,甚至化身异形,有似雀之化为蛤,雉之化为蜃。后来的道教吸收了更多的人伦日用思想,从生命循环再生的角度出发,把“老而不衰,延年久视,出入任意”
6
作为神仙之道。五代时期的道教学者谭峭以“化”的观点看待宇宙、人生和社会,提出:“虚化神,神化气,气化形,形化精,精化眄,而顾眄化揖让……”
7
整个人生和社会的兴盛就处在变化统一的过程中。道教在利用物资的观念上,主张人类要多多节制欲望,保持万物的生机与发展活力,这与中国传统思想中的依时令进山伐林,夏以前禁采樵,禁捕幼兽幼鸟、禁杀鱼蟹,不竭泽而渔,不焚林而猎等观念是相当一致的。人与生物资源相处,要进行物质交换。进行物质交换不是强行占有,而是对自然作顺应与调适。

眼前的一切都是我们过去种因所结下的果。

六是融通万有的精神。道教思想一向把大自然看作是一个充满生命的超巨大系统,其中的所有事物都相互有机地联系着,宇宙在其历程中运行,是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的交叉线。从老、庄之始便探其玄机,以揭示自然界中固有的整体关系。老子说:“大道泛合,其可左右。万物持之持生不辞,功成不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常无欲可名于小。万物归焉而不为主,可名为大。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
8
也就是说,大道像广阔的河水一样滋润着万物,毫无私心,毫无偏意,像伟大的母亲一样爱护着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生命依靠道的养育而生。对自然界要善意对待,这是因为在根本上“人与天一也”。
9
既然如此,就必须保护生态环境。庄子曰:“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始卒若环,莫得其伦,是谓天均。天均者,天倪也。”
10
也就是说,万物都来自特定的物种,但在不同物质的物种之间也存在着联系和转换,如同圆环一样,分不出始终和次序。这种自然的联系性,可以叫做“天均”。道教认为道为世界的本原,道是创造一切生命的总源泉,是融贯万物生成的总动力。唐代道士吴筠说:“通而生之之谓道,道固无名焉。畜而成之之谓德,德固无称焉。尝试论之,天地人物,灵仙鬼神,非道无以生,非德无以成。生者不知其始,成者不知其终。探奥索隐,莫窥其宗,入有之末,出无之先,莫究其朕,谓之自然。自然者,道德之常,天地之纲也。”
11
这里立足于物象世界的固然之理,推理道德本体对于物象世界的意义,其中蕴涵着通生无匮、品物有方的生态伦理智慧。大道是宇宙的本原,也是观察天地万物的出发点;站在大道的角度观察人世,天地同一,万物一齐,物我无分,无此无彼;天地万物虽然形态各异,人间诸事虽然各有其理,但说到根本上,则各顺其情,各尽其性,各自自然,各自皆安,这就是差别之中的同一,相异之中的不异,体悟到差别之中的同一,相异之中的不异,也就体悟到了大道,也就融入了大道。

得到了是你该得到的,用不着得意。失去了是你该失去的,用不着懊恼。达摩祖师云:若得荣誉好事等,是我过去宿因所感,今方得之,缘尽还无,何喜之有。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喜风不动,定在慈悲,自然吉祥如意。

总而言之,上述诸方面,落实到现实中以保持生物物种、绿化美化生活环境,可以为维护生态平衡,实现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这就意味着,道教生态伦理必然并且能够进行现代性转换。而转换的契机,则在于具有高尚精神境界的现代性人格的塑造。因为根据道教的观念来看,人经过修炼而达到的崇高境界并不神秘,遥不可及,至高的神仙也是人在世的造化和修行的体现。我国宗教史专家牟钟鉴先生把道教的神仙人格特征概括为这样几个方面:一是生命力深厚旺盛,因此能够健康长寿;二是精神境界高超,摆脱“小我”而成就“大我”,所以精神可以不死;三是智慧超群,有很高的洞察力和预见性,却又大智若愚,和光同尘;四是利而不害,为而不争,功德在世;五是潇洒自在,豁达从容,善于化解烦恼,始终保持喜乐心情。能够做到这些方面,就可以称为活神仙。所谓神仙境界,除了幸福快乐的人,便是优美宜人的环境。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人民和平幸福地生活着,其乐融融,这就是人间桃花源般的美好生活。
12
我们认为,人们只要努力建设,把中国道教的这种万物一体、生而不有、曲成万物、合而不同、循环再生、融通万有的伦理精神,融会灌注到现代人格的塑造中,用以推进我们的物质和文化建设,人间的仙境是可以在眼前出现的。

图片 13

图片 4

武帝时,西域月氏国曾进贡返魂香三支,“大如燕卵,黑如桑椹”,燃此香后,病者闻之即起,死未三日者,薰之即活。《博物志》中完整记载了这个故事,其讲到:弱水西国的使者前来进献香料,武帝以为只是平常的香料,认为中原并不缺少这些物品而没有加以重视,甚至对使臣也有些冷遇。后来武帝游幸上林苑时,使臣又乘机进献香料。

武帝拿过来细看,发现是三枚如燕卵一般大小的香。武帝感觉不喜欢,就交给了外库收藏起来。之后,长安城中闹疫病灾,甚至宫人都染上了瘟疫,一时间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此时使臣又再次求见,希望武帝能焚上一枚他之前进献的香料,并称此香具有辟除疫气的作用。武帝见也无其他良方可施,遂听从了使臣的建议。孰料,焚香后的第二日,宫中患病之人皆痊愈。

不出数日,长安城中百姓身体都恢复康健了。当时,人们口口相传说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都能闻到浓厚的香气,三个月后香气仍未散去。据传,当年东方朔施法令武帝与亡去的李夫人相见,就是借助于返魂香的功劳。

图片 15

图片 4

曾有一女子名曰庄姬,得一香藏在箱子内。因香气可以透过箱子弥漫出来,长期嗅闻,庄姬也一直保持着年轻美丽的容貌。冬天时,庄姬听到箱子里中有虫子叫声。打开箱子一下,原来夏天时候钻进去的虫子全都没有死,因为受不了寒冷的天气而叫出声音来。后来便有人推断,庄姬所藏的香中就含有返魂香的成分。

在后来对外交流中,返魂香的妙用又传入到日本。日本很着名的一本书《源氏物语》中就有对返魂香的明确记载。书中写道,有姐妹两人日夜思念故去的父亲,有一日妹妹做了个梦,梦到父亲愁容满面,并推测父亲的灵魂就在附近。

姐姐听后更是悲凄,她说“父亲逝去,常欲梦中相见,却从未梦得。”姐妹俩遂抱头痛哭。姐姐因此而渴求来自于中国的返魂香,希望父亲可以随着返魂香的引导回家,家人得以再次团聚。

图片 17

图片 4

宋洪刍《香谱》中记有一故事,天监主徐肇曾请苏氏之子德哥用返魂香引导先人来相见,德哥口中念念有词:

“东海徐肇,欲见先灵,愿此香烟,用为引导,尽见其父母、曾、高。”

这一纪录,和道教法坛上对香的妙用不谋而合。济炼道场中所用到的“返魂香”,即为超荐、召魂、引灵的作用。

虽然古时可直接起死回生的返魂香已经不复再有,但香,是道教起坛做法时不可或缺的一件信物,自古就有“一炉既腾,诸真洞鉴,各尊法旨,不可稽延”以及“一炷明香通信去,五方童子引魂归”等请神和引导亡魂的说法。

在世之人的愿望是随着香烟传递而去的,“一炷返魂香”,即是对亡灵的召请,又是对生人哀思的寄托,这大概就是有关返魂香的故事流传至今的缘由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