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作了一首有名的短诗《题庐山大林寺桃花》,身体的苦从哪来

图片 4

白居易着名的长诗《琵琶行》最后两句是: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点击右上方法清法师即可关注此公众号

文:如孝法师

白居易在贬为江州司马的时候,还作了一首有名的短诗《题庐山大林寺桃花》:

图片 1

卡片图:法吉

人间四月芳菲尽,

法清法师:这是禅语。禅门里对禅机都是这样问的:生从何来?如果按禅机给你回答,就是从来处来。明白了没?然后,若再问:生从何处去?就答:从去处去。

以下为卡片出处的原文

山寺桃花始盛开。

生从何来,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像刚才“四谛”中所说的苦,身体的苦从哪来?从召感而来。因为我们有造作了,有惑与苦了,我们才有身体,才有感召,所以,生从何来,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那你想问的是哪一段?最好再直接些。

我们少年追逐玩具,青年追逐情感,中年追逐财富,晚年追逐健康长寿。如果没有觉悟的意识,我们的心永远不会停下来思考生命,如果我们把本有的生机聚焦起来好好利用,那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长恨春归无觅处,

哦,你是问:“我从哪儿来?”这也是禅宗里面参话头常参的话。禅宗里面参话头,还有:“未生我之前我是谁?”师父把这个问题丢给你后,你就把眼睛一闭,慢慢想去吧。

宇宙每天给我们创造了无限的生机和可能。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我们生命中的生机是无限的,无论外部如何变化,这颗心的本体功能是不会消失的,比如说我们学习、感动的能力,以及真实了知一切的能力。

不知转入此中来。

中国人天生多疑多虑,大脑小脑特别发达,幻想总是很多,喜欢怀疑一切,所以,最适合禅宗这种修行方式。禅宗允许你拼命地给自己设立问题,很多疑团,“未生我之前我是谁?”,就是一个参生死的公案。

我们可以把这种能力叫做“佛”。但我们通常不认识自己心中的佛,只认识心中的“我”,最后这个“我”变成了概念、外境,变成种种能够诱惑我们的东西,这些东西通过眼耳鼻舌身意将生命的生机带走。

暮春天气,唐代诗人白居易携友登临庐山,看到山下桃花已谢,一片绿肥红瘦的景象,不免感伤。但进山来到大林寺,看这里桃花正妍,心情随之一转,即兴赋诗一首,诗句告诉我们,春天不是没有了,它藏在了清净的古寺之中。这里诗人暗喻自己蛰伏的境遇,也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不管在哪里,你若盛开,蜂蝶自来。

所谓公案,就是答案不能由别人来告诉你,而要你自己每天每天去参。你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那所有的问题也就都清楚了。所以,这位同学的这个问题,我也不能给你答案;即便给你答案,那也是我的,不是你的。

我们的生机就这样被不断消耗,得不到补充——生命本有的弹性功能不能够恢复,不能够回到赤子之心的状态,佛心就被遮盖、扭曲了。这颗佛心可能在无限的时空里枯竭,因为心底的“我”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庐山大林寺似乎受到了白居易的偏爱,他在《游大林寺序》里写道:“大林穷远,人迹罕到,环寺多清流苍石,短松瘦竹。……此地实匡庐第一境。”

你的问题,是要你每天把腿一盘,面对墙壁来问自己:“父母未生我之前我是谁?”你每天就这么问自己,但不能问别人,因为别人不能告诉你答案。只有哪一天,你突然间灵光一现,哦,开悟了,那你就能明白父母没有生你的时候你是谁了!然后,你从哪里来这类问题,到那个时候,也就都清楚了。但没有开悟之前,你都没有办法清楚这些问题。这个问题,现在只能给你回答到这儿。

我们追逐的很多东西在人类的大规律中是没有错的,但是对个体生命来说存在一个量的问题:我们追逐它,但不能沉溺于它,要认真,但不能当真。这当中的灵性,是对个体生命智慧的关怀。

图片 2

以上书画撰文均为作品

大林寺始建于晋朝,由慧远大师八宝弟子高僧昙洗创建。位于大林峰上,并因此得名。历史上,大林寺从唐至清,曾五次毁于火,又五次重建。最后一次捐修募建是1922年,并恢复了一些旧观,1949年解放后,大林寺尚存,但在1961年,因兴修水利,开挖如琴湖,大林寺终淹没湖中,大体在如琴湖水榭的位置。

庐山大林寺不仅因为白居易的桃花诗而名传千古,其本身也有过辉煌的文化传承,多少高僧大德都在这里留下足迹。慧远大师高足昙诜在庐山山顶大林峰建大林寺,开讲佛法,用心精勤,五十年不衰。禅宗四祖道信大师曾以普通常住僧人的身份入住大林寺十年,参学请益。

江西省佛教协会会长纯一法师曾说:庐山大林寺就像是佛教文化殿堂里一颗闪耀的明珠,是享誉海内外的千年古刹,是净土宗、禅宗、天台宗、三论宗的重要祖庭,且相互融摄。尤其是天台宗、三论宗在庐山得以弘扬,这一发现弥补了江西历史上只有禅宗和净土宗的历史。大林寺是净土宗创始人慧远大师及其弟子昙诜的道场,还是禅宗四祖、五祖的道场,也是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的道场,也是三论宗智锴大师的道场。近代四大高僧太虚、虚云、弘一、印光都在大林寺驻锡或弘法。所以,大林寺在中国佛教史和中外佛教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图片 3

大林寺对近代佛教的兴起也有颇深的历史影响。1922年,为推广世界佛教发展起见,佛教界享有盛誉的太虚大师等在大林寺寺址附近仿照西式建筑构建了讲经堂,随后建楼房五间,大林莲社及放生池等,连续几个夏天讲经于此。1923年太虚法师在大林寺主持召开有中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芬兰等国佛教代表参加的世界佛教徒首次会议,揭开了中国近代佛教史的重要一页。这一事件也被认为是世界佛教论坛的发端。

图片 4

1926年,弘一大师应邀来此参加金光明法会,在法会期间完成了“毕生写经之冠”——《华严经十回向品初回向章》。

历史上,庐山有上中下三个大林寺。昙诜大师所建大林寺应为上大林,中大林寺由慧远大师亲自开山,下大林寺是由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开山,并由其弟子智锴(智锴是三论宗兴皇法朗的门人,曾依止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修习止观法门)住持,
并具体筹建。

在这桃花盛开的季节,重新吟诵白居易的流传千古的《题庐山大林寺桃花》,回味的不仅是诗意,还有那伴随暮鼓晨钟的历朝历代的高僧大德弘法利生的往事。如果你有幸走在白居易曾经走过的大林寺花径上,一定会有另一番滋味在心头。

记住白居易,记住大林寺,记住每一个春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